首页 > 新闻中心 > 领导信箱
 信件信息
姓名: 黄名忠 联系地址:
信件编号: 2017090100005 来信时间: 2017-09-18
信件标题: 瓦侯库小学;干群关系 信件类型: 投诉
信件内容: 郭书记,你好: 我是1984年到马边支教的仁寿籍老师,2015年由建设中学调到瓦侯库小学支教。本来一切都很平静的,可是昨天下午学校的一次开会却打破了这种平稳和谐。起因是这样:上学期我是年龄最大而且是学校唯一教授双主科的教师,学校原定给予给班主任同等待遇的绩效工资。可是昨天下午开会时在没有知会老师们的情况下校长宣布由另外一个老师任双主科,却给予每月500的补助。我当场质疑不公平,没想到就这么一次质疑,校长陈贵云竟没有一点风度地咆哮起来,而且反复地说:你马上走,你马上去告,我特批你假期,随便你到哪里去告!这是什么校长?谁赋予了他这么霸道不讲理的权力?学校政策一般是一年一定,为什么中途变更?那么明显的不公平老师们质疑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并且在那么霸道咆哮的同时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这是什么校长?流氓吗?到最后,竟还站起来猛拍桌子,还想朝我冲过来被老师们拖住,难道他还想殴打教师吗?这么一个不讲公平,为所欲为,胡乱扣帽,不讲团结的校长,他所管理的学校会是怎么样的可想而知!由于他以前被举报过,没想到昨天竟没来由地当道全校教师的面说我想举报他!我本无此意,那是他自己在心虚什么吗?既然你当着全校老师的面那么羞辱我,那我就来扒一扒这个校长,看他是否够格,让你们评判,让群众评判!并且相关事情我已知会了教育局(当然或许昨天电话由于信号原因他们没有听得太清楚)。 第一,老师们的伙食问题。搞好后勤是干好学校工作的保障,可是在瓦侯库上一学年是没有伙食团的,直到今年上半年四月在几个老师一再要求下才勉强搞了一个四人伙食团,为什么才四人呢?原本在到马边途中,几个老师筹划希望学校建立伙食团,最先有六七个老师有意向,由于校长也在车上,他知晓了那个情况,按理这是帮他减轻负担的事,应该何乐不为呢?可是接下去的事出乎大家意料,在第二天开会宣布前的头一天下午和晚上,他去跟一些老师做了“思想工作”,那几个老师便宣布乐意自己弄,不参加伙食团了。结果最后只剩下三个老师长期在那个所谓的伙食团吃饭,而且买菜那些事必须自己谋划。可怜这几个老师和其他老师一样,辛辛苦苦上了课还要谋划怎么买菜,有不少老师其实是根本不想自己弄饭,但敢怒不敢言。那么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不知道,可能的解读就是他就是要为了一己私利,让曾经很和气的跟他提过意料的老师不好过,就是要让你感到憋屈,就是要你知道他才是这里的山大王!那他自己为什么不吃伙食团呢?因为他早就有自己的伙食团,一个小团体伙食团,一个和外单位人组成的伙食团。他一般不会主动邀请老师们参加,除非他认为“该”请的除外!可见他从没有把学校的事放到第一位,反倒是他的小圈子利益高于一切!他曾经在有关伙食团的会上公开宣称,他永远不会背叛他的那个伙食团的哥们!这些所作所为可见他有多么嚣张和猖狂!这一点有一次检查组的曾隐约觉得不对劲,并察知了,可能后来搞忘了。此外,不知他向教育局报批的账目里弄饭的师傅报的是几个,人数上有没有猫腻?在陈的眼里,学校就是他的王国,他的自留地,他想干嘛就干嘛! 第二,正因为把学校当成他自己的王国,所以学校很多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如果牵涉评优评先,根据他认为的亲疏远近,会前拟定一个候选名单,然后拿到会上来“征求意见”,到那时很多老师就不敢坚持己见,只好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了。有时则连假吧意思的征求都免了,直接按照他自己的意思上报就行了。如果评比跟他自己相关,他还暗示所有老师必须选他自己。另一个在他的“王国”里为所欲为的事例就是几年前有几个老师给他提过比较严厉的意见,他便在大会小会上以极不礼貌的方式贬损指摘甚至辱骂那些老师,直到把那些老师全部给处理走为止,对其中一个外县的女老师甚至用脏话骂得人家失声痛哭!还有,他自认学校的老大,所以他是可以不上课或者少上课的——瓦侯库本来就人手紧缺,可他一周一般只上两三节课,派头胜过很多大学校的校长。而在15年的下半年,虽然给他安了课,可是长期学校不见人,16年起可能上边的纪律要求严了些才经常在学校出现。 第三,按理教学是学校的重中之重,可是他曲解了所有的检查组,以为人家检查就是检查表面,因此大凡遇到什么检查组到学校来,卫生便成了压倒一切的重中之重,甚至不惜停下正课来搞卫生,以至于学生们都说学校快成卫生学校了。另外就是由于学校是同维集团捐资助建,同维每年六一儿童节都会派人来参加,为了迎合同维人员,年年在六一节前两周基本都是停课练节目,严重影响教学。为什么不早一点练呢? 第四,也是一个奇葩的事情就是学校绩效工资的发放。这种发放方式简直是闻未所闻,见未所见。按理学校的绩效的基本发放原则是除去班主任应得的部分,其他大头应该向一线教师倾斜,可是这里的绩效除了提取班主任应得的比例之外,不是马上考虑一线教师,而是定各个非教学岗位的补贴,而且按理这些岗位应该不超过班主任应得部分的数额,可是这里的有些岗位远高于那个数字,更奇葩搞笑的是那些岗位当中的有些岗位是像竞拍场那样拿来个叫卖的。举个例,比如说安全岗位一年多600,少队岗位一年多500等等,那样个叫卖式的整法也是开了眼界了。到最后才拿剩下的金额作为全校教师绩效工资发放的主体,造成了有些人只要非教学岗位多绩效就多得多的现象,只可惜了真正一线老老实实上课非教学岗位少的老师最后只得到可怜的一点绩效。那谁还安心教书呢,不如钻营!当然有些岗位不是有的老师想竞岗就竞得了的,那些肥差早有安排! 第五,他是校长,他的家属在彩虹桥头开了个文具店,可是学校很多办公用品却来自于那个店子,这合乎干部经商方面的要求和规定吗?其中的过场相信大家都懂。 郭书记,请你看看,这样的一个校长,是会有助于民族地方的教育还是为了一己私欲不惜牺牲民族教育?而且以他昨天的跋扈、猖狂和嚣张,我在这里教学已经没有任何的安全感,因为以他的为所欲为,不知道下一步他会干些什么出来。我已告知我的家人,一旦出事,必定首先想到是陈所为。另外这几年中央都在大搞党风行风整顿建设,可是还有这样的人在这里担纲,害了教师,害了孩子,害了教育!而且我相信即使老师们不敢说,但是关于昨天的事他们是有皮里阳秋的。我相信郭书记看了一定会秉公处理,给老师们一个公平的环境!此外我也想安心教书,不想因为这些事分心折腾,再往上一级一级地以书面和电子邮件的方式诉说。另外现在正值开学初,有些事情处理了或许才不至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对教育教学的影响最小化。 瓦侯库小学 黄名忠 2017年9月5日
 回复信件
信件状态: 已处理完 回复时间: 2017-09-18
回复内容:
黄名忠老师你好!你反映的问题我们已收悉!局领导高度重视。9月11日,召集了人事、计财、法治股相关人员约谈了你校陈贵云校长,针对你反映的问题一一进行核实。 一. 关于绩效工资考核问题 学校的绩效考核方案是由全校教师通过而制定完成,一年一方案无特殊原因不能中途改变,在人事股的监督下今年按年初考核方案执行。 二. 伙食团、家属开店问题 教师伙食团必须为教师服务提供后勤保障,在计财股的监督下,学校将建立教师伙食团安排专人负责,为所有教师提供服务。家属开店问题,经核实是合法经营,价格只要不高于市场价格就是合理的。 三. 其他问题 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对陈校长进行了批评教育,学校的发展要依靠教师,工作中要精诚团结,为提高教育教学质量而努力。在工作中校长是带头羊,要把学校的发展和教师、学生的合法利益放在第一位。 陈校长也诚恳的向局领导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要搞好干群关系,团结教师,为学校向好的发展而努力。人事股长教育陈校,工作中要多听教师声音,不断学习管理方法,改掉自身的缺点、克服简单粗暴管理。 最后,感谢黄老师为教育所做的贡献,为了马边教育事业更好的发展,望你在今后的工作中多提意见或建议。 马边彝族自治县教育局 2017年9月18日